0717-7821348
关于我们

专业团队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关于我们 > 专业团队
在深圳打工,三江这些年轻人有话要说…
2019-10-08 22:19:29

20岁出头的年纪,来到大城市闯荡,茫然、彷徨、孤独、在不同的住所间流浪……这是近30年的中国,常见的故事。

杨金木、陆慕、陆川是一个侧面。与那些“前辈”不同的是,他们的背后有一个“朋友”提供了帮助,是深圳湾边检站。

“一人就业、全家脱贫”,深圳湾边检站从就业帮扶着手,深入扶志扶智。而被帮扶的这群年轻人,也有话要说。

世界很大,生活虽苦却也精彩

白衬衫黑短裤,整齐简洁的分头,一双眼睛闪着神采。

杨金木来自广西,是从三江县同乐乡良冲村走出的一名大学生。目前,他在桂林旅游学院读大一。

因为出身贫困户,杨金木今年暑假为了补贴家用,留在城里做暑期工,但求职并不顺利。用他的话说,每天满怀希望出门,满心失望回去,甚至一度“流落街头”。几十块在深圳打工,三江这些年轻人有话要说…一晚的小旅馆脏乱而拥挤,他窝在里面一筹莫展。

工作没找到,还遇上了黑中介,中介告诉他只要交四百块中介费,就有大把赚钱机会,未经世事的他一口答应。正要交钱时,深圳边检总站扶贫办的工作人员及时联系到他,劝他来深圳工作。

7月下旬,杨金木来到深圳。深圳湾边检站联系到环岛旅运公司,经过沟通协商,给他提供了一份票务人员的短期工作。

一个月的时间拿到了近四千块。算不得多,但也抵得上村里很多家庭一年的收入。头一次外出闯荡,他对“战果”很满意。

“这些天来感触很多,第一次自己跑到外面来,见识了外面世界的精彩,也感受到了一些冷漠,看到了生活的不易。”深圳的快节奏与家乡迥异,但他很享受这里。深圳给他心里种下了憧憬。

其实,村里在深圳打工,三江这些年轻人有话要说…的年轻人,能读到大学的还是极少数。目前,国家的教育补贴力度并不小,高中阶段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有一年两千五的助学金补贴,大学里更是提供了国家一等助学金,还有不少勤工俭学岗位。

但是大多数村里孩子还是早早辍学,或在家务工务农,或出来打拼闯荡。杨金木也承认,教育扶贫,理念依旧是最大的障碍。

家是软肋,授之以鱼还需以渔

与杨金木不同,已经入职深圳湾边检站警务辅助人员的陆慕和陆川,脸上有些风霜痕迹。

他们虽然与杨金木年纪相仿,却已在外闯荡了三年有余。不高的个头,方方正正的面庞,臂膊上带着少许划痕,是这些年来的勋章。

理发店学徒、工地工人、流水线工厂,三年来他们辗转深圳和周边城市,做着形形色色的工作,也少有稳定居所。

为了解决同乐乡贫困村民的就业问题,深圳湾边检站在警务辅助人员的招录中,特地预留出了一部分名额。

在移民局组织的招聘大会上听闻该招聘信息后,他俩立即报了名。经过前期人员筛查、远程面试、背景调查和现场面试,两人最终被录用。

“这边很稳定,收入也不错,工作要求很严格,能够锻炼自己。在口岸工作,肩负着维护国门安全的职责,非常有获得感。”四处奔波了三年,两人一直想有个可靠的落脚点。

他们都是家里的独子,父母已经六十岁上下。“父母现在在家里养猪、种茶叶,一个虎兽人月只有几百块钱,如果遇上什么灾病就更少。我们现在出来,一个月赚到四五千块,已经是很高的收入。”尽管才20出头,他们却已是家里的顶梁柱,托着全家前行。

问起最期待什么样的扶贫措施时,他们的回答很实在:“还是技能培训最重要,不是只给我们钱,而是要教我们做什么、怎么做。”输血不能解决问题,加强造血才是根本,扶志扶智不仅是我们的希望,也是他们的诉求。

在口岸工作,稳定的同时,也要付出相应的“代价”。今年春节,陆慕和陆川很可能无法回家过年。提起这个,陆慕鼻头一酸,眼眶渐在深圳打工,三江这些年轻人有话要说…渐湿润。

漂泊久了,家是最大的软肋。“如果家乡有更好的机会,我们还是更愿意在家乡工作,父母年纪大了,离得近,各方面也能照顾得到。”对陆慕他们而言,外面再繁华也只是驿站,终究不属于自己。家乡有新面貌、新机会,足够安居乐业,才是他们内心最大的期待。

来源: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、深圳边检

编辑:在深圳打工,三江这些年轻人有话要说…三江生活 小V